亚龙湾、千岛湖都是主打度假特色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8-11 00:56    次浏览   

今年6月,武隆的镜头还出现在热播亲子节目 《爸爸去哪儿2》中,“天坑坑爹”的段子一度在网络热传;而就在《变4》上映之前,重庆旅游行业内还在盛传,武隆要将天坑的镜头植入到《阿凡达2》中。

尽管在采访中黄道生多次强调并不是武隆要硬生生在《变4》中植入广告,而是该部影片确实需要这样一个拍摄场地,但事实不尽全然如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变4》以超强的话题性吸引了40余品牌为其站台,放映期间广告商之间也暗自角力拉开营销大战;而一直热衷于植入影视广告的武隆突然高调“维权”,目的无非是希望通过大片营销旅游产品。有分析人士认为,《变4》定位与武隆景区并不契合,其千万营销战略存在错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武隆此前向《变4》片方提出了四点要求:包括片方在北京和香港召开情况说明会,说明会必须剧组人员、协拍公司和武隆三方到场,就“中国武隆”标识消失一事做出说明;此前约定广告支付费用必须按照协商的结果来核定;在后续宣传中进行弥补;片方制作的影像资料提供给武隆方面使用等。

在武隆县 《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阐述旅游工作成绩时,“美国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4》在我县取景拍摄”跃然纸上,也足见其重视程度。

而与此前 《满城尽带黄金甲》武隆为唯一外景拍摄地不同,这一次,武隆需要面对众多竞争对手。

“2013年上半年,我们了解到《变4》正在中国寻找拍摄地,所以便将景区的图片、视频等资料传给1905电影网,8月份派拉蒙影业便派人到武隆实地考察、选景,到10月份时就正式敲定以武隆景区作为拍摄地之一。”黄道生介绍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1610万人次的游客中,境外游客仅100万人次,占比不达10%,对于眼下正在打造国际旅游目的地的武隆而言,一个让中国以外的人了解武隆美景的通道显得非常迫切。

令黄道生不明白的 “问题”与眼下最为火热的电影《变4》息息相关。据统计,截至7月7日中午,该部影片以13.83亿的票房成绩,正式超越《阿凡达》成为中国内地影史单片票房的最高纪录保持者。

显然,中国已成为该系列片不可忽视的重要市场。《变4》制片人洛伦佐·迪·博纳文图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便坦承,《变4》从一开始就考虑到中国元素,因为中国电影市场和观众给了前三部很大的支持。

“自7月2日连夜赶到北京后,我还没睡过一次踏实觉,我就是想弄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他说。

在《变4》中露脸,武隆下了重注。“除了电影中广告植入费用600万元,我们还在上映期间在全国各大城市楼宇间、央视电影频道作了硬广,总计花费差不多1200万元。”武隆县旅游局局长王德胜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2011年派拉蒙影业部分经典影片通过1905电影网进行付费点播,双方开始合作,《变4》由此成为其在中国运作的合作伙伴。

“包括银行、饮料、酒、乳制品、保健品、食品以及汽车行业40余个品牌在《变4》中植入广告,这些植入品牌都希望最大限度发挥广告效应。”重庆大学公管学院教授曾国平认为,《变4》已成为广告商的一大战场。

根据双方协议约定,影片最后决战的拍摄将以武隆天生三硚为背景展现当地天坑地缝等地貌,并在电影画面中以地标牌的方式醒目呈现“中国武隆”字样。

“现在网友都说武隆是香港的后花园,而且还有人说香港是武隆的县城,地理上的混淆概念令营销效果大打折扣。”黄道生表示,此次广告价值已无从评论。

据武隆县旅游局提供数据显示,2012年该县实现旅游综合收入突破81亿元,接待游客1610万人次,对全县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48.7%。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如果抛开“中国武隆”标识缺失一事,对于此次耗资千万元的广告投入,包括黄道生在内的武隆官方代表都认为该项买卖非常划算。

2011年《变3》在中国内地的票房达到10.9亿元人民币,分别是《变1》票房的5倍,《变2》的2.5倍,更为《变3》全球票房贡献了六分之一的份额。

同时记者也发现,周黑鸭、奥克斯空调、北京盘古投资等广告商均在围绕《变4》制造相应话题。

比如周黑鸭因其在影片植入中不甚显眼,便通过网络挑起“来找茬”话题,并在官方微信上传漫画,标明植入的时间地点,引发网友参与;而奥克斯空调也透过微博邀请网友追忆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变形金刚”,提高品牌与《变4》的契合度。

尽管坐拥世界自然遗产、国家5a景区等10余项名号已多年,但重庆武隆从未感受过眼下的高曝光率。

黄道生说,他已经做好了常驻北京的打算。7月7日上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这名土生土长的重庆人神色疲惫,言语中带着些许无奈。

而搭线《变4》也一度令武隆方兴奋不已,资料显示,黄道生便多次公开称武隆景区将借该部影片提档升级。

2006年,张艺谋执导的《满城尽带黄金甲》选取了武隆景区为背景拍摄,该片上映后,前往天生三硚驿站游览的游客便增加了20%至30%。《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也正是《满城尽带黄金甲》成功带来的客流量令武隆在该领域一直颇有信心。

“内容营销应该不仅局限在电影里几个镜头,更重要的在于二者的契合度、话题性。”上述营销专家认为,不论“中国武隆”标识有无出现在电影里,只要能让观众了解场景出自武隆,就已经达到营销效果。“最后很可能会无疾而终,毕竟它的主要诉求在于制造话题。”

《变4》上映之前,北京盘古投资也称自己未获得合同中约定的影片宣传商业利益,计划要将制片方告上法庭,还一度传出影片不能按时上映,博得大量版面;不过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就在众多媒体跟踪报道后,盘古投资又宣布已达成和解。

“旅游景区通过影视作品进行营销这一模式应用已比较广泛,但要一举成名并不容易。”知名旅游产业专家刘思敏表示,考量这种模式的效应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影片本身的知名度,是否卖座;二是影片定位与景区之间的契合度。

在刘思敏看来,将武隆景区植入到《变4》中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变4》是科幻电影,要将电影里虚幻的场景转化为现实,对观众来说也有一定难度”。

不过这一愿景并未令武隆方如愿以偿。在《变4》上映版本中,“中国武隆”字样在全片中始终未出现,“片子里出现的美国芝加哥、中国广州、北京、香港等拍摄地都有字幕注明地点,却单单没有武隆”。

“影片中最精彩的部分,就是黑恶势力准备引爆 种子 炸毁香港,变形金刚领袖擎天柱为拯救人类,集结金刚战士与黑恶势力决斗,而金刚战士的集结地就在武隆天生三硚景观群。”黄道生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近年来武隆政府旅游推荐费用均在1亿元左右,该项目占比在一成以上,为该县一大重点项目。

在6月27日全球公映的 《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以下简称 《变4》)中,重庆武隆天坑的镜头跟远在千里之外的香港镜头无缝衔接的处理方式令当地政府吃了“哑巴亏”。由于约定的“中国武隆”标识在影片中凭空消失,该地已决定将《变4》制片方以及其在中国的代理方告上公堂。

在黄道生看来,《变4》无疑是最佳选择。“现在不少好莱坞大片在中国上映时都会专配 特供版 ,但这部片子在全球只有一个版本,能确保武隆天生三硚被全球影迷看到,提升景区在全球的影响力。”

当擎天柱驯服机械恐龙头领“钢锁”,由武隆一秒飞到香港时,不了解武隆的影迷不禁吐槽,“原来武隆离香港这么近”,“武隆成了香港后山,天坑成了香港后花园”。在电影《变形金刚4》中,远在重庆的武隆“瞬移”香港导致了不少观众观影时地理位置错乱。而片方曾承诺在电影中呈现“中国武隆”的地标莫名消失,以及影片中拍摄地均有字幕注明地点,唯独武隆被遗忘。这一“失误”令武隆方备感不满,期待向全球观众宣传重庆武隆的植入效果大打折扣。为此,武隆决定正式起诉该片制片方。

如何让这部分钱花得值,也成为武隆各方的头号议题。黄道生表示,为配合《变4》营销,武隆前期准备了一系列配套活动计划,包括举行变形金刚主题展览、打造变形金刚主题乐园等。

不过双方并未形成统一解决方案,7月7日下午,武隆方专程在北京召开媒体说明会,表示将通过法律手段达成两个目的:一是要求制片方就没将武隆地标呈现在电影中做出合理解释;二是要求制片方对该事件做出相应补救措施。

黄道生是重庆武隆喀斯特旅游公司总经理,这家公司专门负责包括仙女山国家森林公园、天生三硚、天坑、地缝等武隆旅游资源的开发运作,为国有独资企业。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营销专家看来,此次武隆高调宣布将起诉1905电影网及派拉蒙影业,有炒作嫌疑,“北京盘古投资就是一大借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变4》时长160多分钟的情节中,以武隆作背景的戏份约有3分50秒:开演后的前4秒钟,镜头便直击武隆喀斯特地貌,机械恐龙成群而下。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张广瑞介绍,目前这一模式应用较好的是《阿凡达》和《非诚勿扰》。“《非诚勿扰》本身是一个比较浪漫的电影,以爱情为主线,而爱情和旅行二者之间本身又是捆绑在一起的,亚龙湾、千岛湖都是主打度假特色,从而能更好地借势”。

资料显示,早在2010年重庆当地媒体便大量报道武隆邀请《阿凡达》剧组考察景区,并称其还请出张艺谋当说客。

不过多名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旅游专家却认为,武隆在影视植入营销上的定位并不精准,而其每年花掉的上亿营销资金是否值当,也还需商榷。

这一“高调”维权的背后,武隆景区方面究竟是出于何种考虑?对于“借影片炒作”的指责又是何种态度?未来,武隆景区又该怎样推广?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武隆景区的相关负责人和多位业内专家,试图找到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